• <li id="sjy01"><ins id="sjy01"></ins></li>
    <li id="sjy01"></li>
  • <progress id="sjy01"><span id="sjy01"><object id="sjy01"></object></span></progress>
    <dl id="sjy01"></dl>
  • <li id="sjy01"></li>
    <div id="sjy01"></div>

    5路車上的老人

    作者:都梁記憶 時間:2018/9/27 9:37:59 10527人參與 8 評論
    武岡人網點評:與社會相比,國家是什么?國家只是社會中的一位“過客”而已。

    5路車上的老人


    5路車上的老人

     都梁記憶∕圖文


           武岡公交自去年年底,“鳥槍換炮”燃油車換成油電兩用車后,武岡市民欣喜之余,公眾媒體披露過“有人歡喜有人憂”的開通實況。但是多位熱心媒體人苦心孤詣撰文“抱不平”后,終究道義被利益屈服,其間爭端最多的是現在的5路車。 


           現在的5路車是連接龍溪鋪與石羊橋線路。之前,城區公交只開至五里牌加油站位置,改變后的5路公交延伸到龍溪鋪叉路口,文坪安心的社會公汽不樂意了。但比較起石羊橋這頭來說,龍溪鋪的老百姓情緒沒那么激烈?原因是5路公交上車就是2元,而從武岡東站到龍溪鋪,文坪安心的社會公汽只收1元。所以龍溪鋪普通百姓愿意坐安心文坪的車,但龍溪鋪上了年紀的老人要坐免費車的。到現在為止,我還不能確定龍溪鋪的老人?有沒有資格坐政府的免費5路車。


           至于那頭,社會公汽抵觸5路車“最多只能到石羊橋,堅決不準開至攔馬村!”為這個,攔馬老弱病殘群眾靜坐堵車都沒有堵出想要的結果。

           攔馬群眾希望5路車開至家門口,比龍溪鋪群眾受益多了,以前這一段,武岡至馬坪的社會公汽收費不止2元的?


           近一個月,我每天清早6點多坐車安心觀到龍溪鋪,再坐5路車往城東七里橋,發現 五路車的客源基本上是職業中專的學生。

           今天早晨,車在玉帶橋路中醫院站停靠時,龍溪鋪一老者挑一擔竽頭在下車。

           這老者天天趕這趟車,每天不是一擔涼薯就是一擔蔬菜進城。

           這老者,如果想稱他為小老頭,那就是因為他身材矮小。

           通過幾天早晨的認識,小老頭的小讓我想起他有天早間的一擔涼薯: 那涼薯被拾掇得精精爽爽,就忍不住夸了一句,“龍溪鋪的涼薯素來好吃!”我沒有說“涼薯就是小個的甜”。


      

    wlc1.jpg

    老人在中醫院站準備下車,看老人馬步下蹲起勢:肩膀、扁擔、芋篩、及芋篩中的涼薯,他要用妙至毫巔的力度和心思關照各方面的關系,才不會出差錯。別看擔子不重,看他頸臉血管怒張五指不敢松懈,每個毛孔都透著思維。原來聰明是緊張出來的!稍不留心,哪個調皮的涼薯會滾出來!


    wlc2.jpg

    今天是一擔芋頭。馬家巷子有位身板高大的同齡老人揶揄過他:“你曉得篩二胡,不曉得邊篩邊賣涼薯,賣得快點?”他笑而不答。


           武岡南鄉人都知道,龍溪鋪雖然靠近城里,但土地并不肥沃寬廣。龍溪鋪后面云山這向,全是石灰巖地貌,夾在石縫間淺薄的土壤是紅黃色的,這種土壤長出來的涼薯?莊稼人知道:個兒小,但甜而脆。反之,個兒大的不甜,不甜之外還容易起豬屎蟲,豬屎蟲在整個武岡傳統農耕語言中又叫“白米蟲”。起了白米蟲的涼薯或紅薯,除了不甜之外,很不好剝。夏末秋初的天氣燠熱異常,曾經的莊稼人享用涼薯這一唯一可生吃的蔬菜時,好剝剝得爽快,便是他們對涼薯的第一品質要求。生了白米蟲的涼薯,涼薯雖然個兒大,但長了白米蟲的部位,就是在好好的涼薯身體上,平添了一堆被吮吸了汁液,沒有半點味道的褐色蟲洞組織,這蟲洞組織無異于人體上的腫瘤。一般涼薯個兒大的才起蟲,但個頭小的也起蟲?這現象很讓人無法理解。因為個兒大的涼薯在薯生過程中,酸性土壤嬌生慣養了它。怎么小個子涼薯這么小,也讓豬屎蟲蛀了呢?  


           那天早晨,小老人挑涼薯進城的早晨,他在中醫院站下車,記得我還幫了他。

           啊!剛剛說到“還不確定龍溪鋪的老人能不能享受免費乘車”的話,好像這小老頭要數錢一樣?

           有天7點左右,5路車停在迎春亭站,也就是以前“石羊”社會車那地方,現在因為5路公交,石羊車被淘汰了。車剛停穩,就有倆“免費乘車”老奶奶上了車,倆人亮過老人卡后,就遭司機質問性的語氣: 

          “你們去哪里?” 

          “去和潤學府” 

          “我還要等點把鐘,能等么?還不如行路!”

          “……” 

           倆老人聽了,沒應答,悻悻地下車去了。沒半分鐘,其中一位像受了騙一樣,又回到了車上。這時候,司機惡聲惡氣說,“你們這老人家也是,才這么遠,這早晨的天氣不冷又不熱,上了這坡就到了,還要坐車湊熱鬧!你看,偏偏在上學時間,學生都坐不上——” 這連喊帶叫近乎罵的提醒,讓去而復回的老人一聲不吭又下了車。 等老人下車后,我幫了司機兩句腔,“現在,老人在車上,視年輕人不讓座‘大逆不道’,但有極個別遇到年輕人讓座,會很理性謝絕”。這種現象一般在深圳那樣的大城市才有,比如:

           “小伙子,謝謝你!你們年輕人上班比我們老人累多了,還是你坐”。 

            “現在的老人,能干的,曉得將兒媳婦看得比女兒珍貴了!” 


           當時這樣說了,以為很得意。但幾天之后,看到的景象讓我怒不可遏的同時,又讓我幡然悔悟:我才助紂為虐過! 


           那天也是在過了迎春亭站后,五路車上基本坐滿站滿了人。我在龍溪鋪上車時,車上只有三兩個人,我坐在三把桔紅色椅子中間那位置,我雖然還只五十出頭,但頭發已白了一半有多,為了遮老,更為了在學校不被年輕人看老,我堅持染頭發十多年。人說“過度染發會導致癌癥”,但職場嫌老厭老的現實讓我染發不惜命!在我們學校,同事之間領導員工之間的稱呼,我曾經大聲疾呼直面痛陳過:

        “在廣東,年輕人叫年老人不能稱老人家,要稱老板,因為老是老朽不中用”! 

        “在廣東,如果像武岡一樣稱別人‘你老家你老家’,會讓人相當不爽。相當不爽時甚至會招來一句,‘我吃你家東西老的’?”


           在廣東謀生十年,租住過中山大涌一房子,房東是一對七十歲的夫婦,盡管他倆已頭禿色衰,但常聽他夫婦互相稱呼“阿英阿貴”,很覺矯情,現在想起來,才真正懂了他們不互相稱老的享受。我們這里,許多夫妻之間叫名字互相叫到老,很可取!傳統習慣,夫妻之間不要叫名字的,老話講“丈夫無名喊得應!”那是在家里,在公眾場合喊名字最好。


          在廣東,老有“老師老板”、“老公老婆”的組詞,沒有“老人家”的口語。難怪近些年回家,村鄰院子里,紙牌麻將桌上贏了輸了,笑罵之間常稱對方“老人”,或“你怕是要老咧?果細手性好!”在這時,老就是“死”的概念。比起直接罵人家“死人手氣”,委婉三分。


            我們學校同行之間互相稱呼有幾種現象:

           員工稱呼校長,高興不高興,任何時候必須稱校長。 

           校長稱員工,高興了,“六月難逢打霜天”稱你一聲“黃老師”,平常一般叫“老黃”,但校長比我老黃大半歲? 我老黃曾經管理過辦公室,有時候偶爾會收到一份珍貴無比的“禮物”:就是有“舊臣部將”稱我一聲黃主任。這個時候我五味雜陳!心說:

          “你叫我黃老師多好?一名正言順,二彼此不別扭,三免得別人聽了不高興!”


           三天前,我對著一直喊“黃爺爺黃爺爺”喊得順順當當的小向姑娘善意地吼: 

          “我發現小向老師目前變化最大的地方:喊我老黃直接喊‘老黃’了,我老黃才老了3天啊?是不是小向地位高了呢?” 


           小向老師才20出頭,比我孩子小許多,當場一臉懵逼看著我,當著6辦公室眾多老師的面,我說,“哪天我要公開上一堂關于稱呼的課。在學生課堂,關于稱呼文化我早就講過!”

           說了之后, 這幾天,小向老師又恢復叫我“黃爺爺”了。為此借中秋節還發了個10元錢紅包給我道歉。


           當別人笑說“喊黃爺爺不怕將你叫更老了嗎?”我說“總比叫老黃好,老黃是沒有出息的,黃老才有出息!” 


           前天,五路車又在迎春亭站等了幾分鐘,滿載職業中專一車男女學生后,心滿意足地啟動,在100米遠的原武岡師范站,擠上來了一位老人。現在武岡師范改為“武岡實驗中學”了。

           這老人看上去60左右,是一個農村人,至少是個進城不久的農村人。他上車后被司機吆喝著老老實實“往后走后面空著哩”,而那些耳塞塞在雙耳手機拿在手上的學生,司機喊不動的,他們一上車就站在投幣箱周圍或不遠,吊在頂上橫桿上看手機一動不動,司機一般不會大動肝火,在再停再上的時候,司機可以佝僂著身子站在方向盤前窄逼的位置喊,“先遞錢過來,可以從后門上,后面空起好寬”

           有一天,看到一個膘肥體壯的黑衣男生,一上車就雙手摟住投幣箱,不直不離不棄到底,司機一直沒采取辦法。 也就在那兩天,下午5點左右,我照例在學校北門外等5路車。那兩天天氣悶熱,雖然已在中秋節前兩天。上車后,發現居然沒開空調?環顧車內,寬敞的車內沒有多少人?原來職業中專已經放假三天,才乘客稀少,才不開空調的?但司機頭臉左前方的微型風扇在轉,車窗被推開的。這時我發問: 

          “何帝不開空調?” 

          “這天氣不要開空調嘛?”司機以問作答。 

          “還不開空調,還等么格時候?以前石羊車馬坪車只要1塊錢,現在因為你們5路車,馬坪車也收2元了!”我本來還想說,但他已經啟動了空調,就不說了。

           當頭頂涼風掃頂時,我馬上對著幾個學生說,“請同學們關好窗戶,空調啟動了”


           記得那天車上有個鄉下婦女,她自稱60歲多了,還在種田種土,說自己種的瓜果蔬菜拿到城里面什么親戚家,親戚家周圍的住戶都喜歡。每次要了之后還等著“下次再送來!”她說她不是賣菜,是送菜;人家要了菜,錢隨人家給。她說得眉飛色舞中,還說了一個什么退休書記都等著她送菜。

           這60多歲的婦女,除了身材單瘦皮膚黝黑,其他沒有哪里像這個年齡。看她講話時嘴角肌肉運動的靈泛,讓我自認為“口若懸河”的課堂表述自愧不如。

           婦女提南瓜下車前,與我同坐在左手邊三個靠窗位置,一個相當作大的男人也下了車下,下車時他回答別人“在迎春亭”附近什么學區,難怪那么作大?一同坐了這么遠,他一直不搭理車上人的議論。原來學區領導就是不一樣!五路車不開空調也不說。


          我常常面對我們民辦職校學生的語文課,好沒底氣,又好有底氣鼓勵他們:

         “語文并不神奇,你學會語言能力了,就學好了語文的一半還不止。” 

         “然后學會寫文章,就完成了語文學習的全部。” 

           “別以為寫文章怎么神奇,問題是,我們要將我們武岡生活中傳統口語,與普通話對接,否則我們寫真實生活時,常常詞不達意。因為生活中奶奶煮熟飯喊我起床吃飯時,不是北京普通話里那么喊的。你如果用普通話表達出來,總覺得別扭……”

           “我們許多爺爺奶奶沒進過一天學堂,不認識一個字,他們說話說得那么好!還有,好多小學畢業的人,闖蕩世界后,除了能說會道,普通話說的也相當好,他們看電視學的。至于語言感情色彩,是跟世道學的!”


           這婦女的言行,讓司機不反感,她的兩個蛇皮袋里的兩個南瓜,她說“很甜格!一般的瓜沒這么甜也沒這么重。要不這兩個瓜40多斤只要你30塊錢算了?”

           我是鄉下人,從來不知道“扎秤”的南瓜才甜的道理,原來成熟后糖分足的南瓜才扎秤,才不會比重空落。這南瓜讓司機說“想要,但要等我表姐有空做南瓜粑粑才要”,后,這兩南瓜才跟著婦女在迎春亭下了車,去了另一種命運之途。


           今天上車這位鄉下男人,老老實實被司機吆喝著走到三把桔紅色椅子前,站定。他的腰明顯直不起來,只好靠在桔紅色椅背上。這時,我認真地等,看前面桔紅色椅子上穿白衣白褲的女學生,她雙耳堵了耳塞充耳不聞,雙眼在看手機視而不見,雙手捧著手機比課堂上的書本更小心翼翼,但,緊靠她身體的病殘老人她不可能沒感覺,因為老人彎曲的腰讓身體上半身明顯“侵略”了別人的領空。這個時候,我先掏出手機來,調到照相最佳功能,拍下一張照片,計劃為今天的文章插圖。然后輕拍了老人的背,等他回頭望時,我說,“師傅?要不要坐一下?”他馬上過來坐下來,臉上沒有做作的驚喜。他或許深陷失望還沒回過神來?我也并不失望站在旁邊。我后面隔著一學生,還有一個年齡比我小,但身體相當病弱的女人,在扶著靠左的最后那桿站著,沒有一個學生給她讓座位。僅僅在十秒鐘之內,我又覺得后面有人在讓位,我驚喜萬分轉過頭去,看到在上了臺階車箱后半部第一排,靠右窗過道位,一男生起身給身邊高大的老人讓座,老人須發全白了,像一個離退休城市或干部老人。我轉身看到的具體場景是:

          男生言行一致讓座的中途,雙肩卻被老人和靄可親地按住了,老人也言行一致地謝絕,“還是你坐!”

           我來不及多想,又掏出手機,用手示意前面正在吃方便餐的男生讓一下,拍下了老人和讓座男生照片,“今天整個車上,就看到你為老人讓座,兩天之內你的照片會出現在武岡人網頭版頭條!”說完這話,沒過兩站,我下車了。

           下車后,我在想,“我在做秀么?”


    wlc6.jpg

    這女生穿著打扮顯示家境不差

    從老人右手使勁攥緊椅子看,他站得相當吃力


    wlc4.jpg

    請這位吃方便餐的男生讓開一下,我想拍照


    wlc3.jpg

    這讓座的男生不是玩手機,他聽我表揚他,在弄手指解窘?

    這男生不會是這老人的孫子吧?這老人我好像認識,是國營林場退休的?


           今天已經第四天了,本來沒時間的,原本計劃今天下午要搞“唱紅歌迎國慶”師生表演,表演完后明天開始放國慶長假加九月份月假。我環球學生八月底入校,已被關了整整一個月了,職業中專中秋節已放假5天,過不幾天他們又有國慶長假。他們的學生不想讀書就盡量多放假,我們的學生不想讀書學校讓我們師生熬著,希望能熬出什么道德品性來。

          因為天下雨,昨晚上微信群里收到教務科通知,說“提前一天放假了”,才今天早晨5點鐘睡醒睡不著,才有時間弄這文章。不知那男生和老人等在人網頭版頭條么?  


           本來現在的社會基礎細胞的家庭,相當部分家庭缺乏有益的道德教養,而作為公德引導者的公務員,及公務員政府機構,他們在做什么?他們的行為,怎么說呢?我常常在課堂上直面無情,“人家的公德是公務員樹立起來的,我們的公德基本上是公務員廢掉的,盡管如此,我們的社會在日趨公平民主,哪怕不公平民主,我們也得做道德君子。道德君子即使吃虧也只是吃小虧,像武岡前任倒了的市委書記吃的就是大虧!”


           在教學應用文課時,一反常態不教教材上的內容,我教生活中用得到的。我說“學會看公汽線路牌吧!出門在外看公汽線路牌看不熟,會吃很多虧的”。我設身處地將多年漂泊異鄉的經歷講給學生聽。 我說“就是比我大幾歲的校長的哥哥,校長的哥哥還是老牌大學生現在教育局當領導,前年考了駕照買了車,第一次跑高速去貴州走親戚,暑假的高溫,我們校長陪坐副駕駛,不知是激動還是真不注意看高速路上的行車指示牌?到了目的地該下高速沒下高速,開過200多公里才發現開過了頭!這個時候,我們校長才馬后炮說,‘早應該下高速了!’。這說明什么?說明校長也不知道看路牌和交通標志……”


           我還說,“教材上的‘命令’等文體我們八輩子用不上,學它干嘛?”我還說,“命令文體只限于軍隊使用,軍隊命令在上個世紀的世界大戰中,人家就當作絕密文件了,還是我們教材中那種格式和發布方式么?努力學習好語文,語文是工具書,學習好了語文,什么都難不住你!”


          我更說,“現在的文化全部被功利化了!你看一下校門口,原來的2路公汽線路牌和現在的5路公汽線路牌,它們還是公汽線路牌么?如果以后我們負責設計公汽線路牌,應不應該將‘慶豐路口’這樣顯著的地標性位置重點標出來?而在這曾經和現在的線路牌上,慶豐路口不但沒有被標識,只開了3年不到就消失了,才兩個門面的‘現代家具廠’站仍然顯赫地擺在慶豐路口的位置。這是不是當時公汽線路牌設計制作時,受了金錢贊助過?”  


           想起這些,又記起不止一次:5路車上有位司機,在5路車開往石羊橋方向的中醫院站時,大概早晨7點10分左右,他在短暫的停靠時間,看到其他車上小學生匆匆忙忙上學,觸景生情要拿起電話喊家里兒子起床,語氣中憤怒藏著哭腔:

           “你還沒起床阿 :7點過10分了:小學生都到學校了:你果大了—你甲書怕真格冇得讀手了—夜夜被窩里看手機看到半夜,明年還是打工算了——”


           說起5路車上老人遭嫌的事,我跟我們校長也說過,他說:

           “這些老人家也真是,轉來轉去坐著玩,年輕人不讓座還——”校長還說: 

           “像我基本上很少坐公汽,因為我熟人多學生多,學生這個讓座那個也讓座,我坐得一個坐不得一個,干脆站著——” 


            說到這里,我仿佛弄懂了5路車上老人遭嫌的真相,弄懂真相后,我才感覺一個人無法幫到老人:

           職業中專的學生和我們學校的學生本來就沒幾個主動讀書的,尤其那些城區通學生,我們學校盡管招生困難,但堅決杜絕通學生,因為通學生太為所欲為。我校在讀生1200多學生,通學生不到50人。這種為所欲為的學生,你司機再以這種形式縱容他們一把,他們更像國寶級熊貓,坐在那里悠閑自在,還會讓座老人么?

           我想,他們讓座也不會讓座鄉下老人。而這群學生,他們之中大多應該是進城不久,或者租住城里的人。



            我最后在想,我要幫的并不是老人。

            所幸,半點讓我僥幸慶幸的,那在電話中訓斥兒子“還沒起床”的司機,應該不是那位迎春亭直接嫌棄老人坐車的那位。


           我想整個武岡,每個武岡人都希望:5路車除了直接奔著武岡實驗中學,一中三中職業中專而開外,5路車應該向著文明道德方向開。否則,受害的不僅是5路車上的老人,而是整個社會。


    wlc5.jpg

    說實話,這男生是我們學校學生。

    我沒有上他課,就沒有當場提醒他,“再累不要占坐桔紅色椅子”

    也因為他一向不打我招呼,他每天在黃木沖上車。

    wlc7.jpg 

    這是另外一天的照片:

    這老人包里是些香燭紙錢,我以為他是去燒香拜佛,現在才想起可能是親友去世了?老人要去祭奠死者,可以吃力地站著,當我讓位他“可不可以坐下”時,他說“就要下車了!”

    為什么民間有燒香拜佛?當他們什么都信不過的時候,只有心中那片幻想的天空。

    這老人下車后,后面坐著的戴白帽子的女孩,將穿了雪白鞋子的腳架在老人手握過的橫桿上。


           與社會相比,國家是什么?國家只是社會中一“過客”而已。

          社會是什么?社會是看似沒有,實則有形的茫茫無際的道德海洋,國家就是這海洋中的一艘船。

           漢天下的漢文化里,社會叫江湖,江湖跟海洋同源,只是海洋比江湖更遼闊。


           說到最后,5路公汽是不是被私人承包了? 

           五路車賺的是職業中專學生的錢,卻嫌棄老人!而職業中專學生的錢,很可能就是這些爺爺奶奶們口袋里面的。

           武岡政府?莫要發這張老年人免費乘車卡。因為這張老年卡,五路車上,矮小了我們的武岡父老啊!否則,往投幣箱里放2元錢,看五路車還怎么待老人?那男生讓旁邊的老爺爺坐,老爺爺除了表面謝絕,心里是否在說?“孩子,你是付了錢的,我是免費的,我站著舒服些”


     2018.09.28于武岡【約7600字】





    1
    感謝鼓勵,多謝打賞!

    3人打賞

    相關鏈接:  http://www.53383197.com/WenXue/2006269454.html
    分享到:
    資訊上傳:都梁記憶     責任編輯:武岡人網   

    網友評論

    網友評論不代表武岡人網立場哦!請文明發言,非法字段將自動顯示成星號(*)

    8條評論

    還沒登錄,馬上登錄! 登錄立即注冊
    請登錄
    熱門評論
    • 2018/9/27 17:45:26 10
      謝謝關注!你們的關注是我寫作的動力,打賞不打賞我能理解。2006年諾貝爾文學獎得主奧地利作家奧爾罕帕慕克獲獎感言說,“在這樣貧窮的國度,寫詩作文是不能謀生的!”我也對我的學生說過,“為什么文學家被稱作家?因為文學家構筑的精神大夏才是最偉大的建筑!”
      都梁記憶,本名黃家冰,字水平,男,武岡南鄉人,武岡一中高中肄業。命相學解釋為火命,所以名字中有冰和水。感謝這火命,燃燒了多余能量,才沒能力干更大的好事或者壞事!
    • 2018/9/27 18:40:02 1
      每次拜讀完黃老師的文章,內心都會經歷一次心靈的洗禮。老師將生活中的點點滴滴用文字記錄下來,其中感情感情細膩,好像將生活中的畫面呈現在了眼前一樣!作為北方人的我,更加從老師的文章里感受到了不一樣的異域風情!謝謝老師

      作者于 2018/9/27 19:16:50 的回復:

      謝謝關注!謝謝!謝謝北方的理解。

    • 2018/9/27 18:53:56 1
      黃老師應該有小車吧,天天擠公汽煩人的

      作者于 2018/9/27 19:09:57 的回復:

      不煩,越擠越有味!本來準備國慶長假一個人去洞口羅溪的,不去了,怕花錢。公汽上有許多讓人感動的故事。

    • 2018/9/27 18:53:56 1
      黃老師應該有小車吧,天天擠公汽煩人的

      作者于 2018/9/28 2:10:37 的回復:

      你認為我應該有小車?

    • 2018/9/28 10:35:08 1
      好人的一個缺點會顯得很大,會被人議論甚至漫罵,壞人的一個優點同樣會顯得很大,不同的是被人議論甚至贊賞.結果不同.現在的社會是知識越多不是越反動,而是越狡猾,見風使柁.年輕一代已經看透了這個社會的風氣,搞政治的自己做不到,還要要求別人做到這怎么行,眼看目前的社會狀況,未來早可預見:人欲更加橫行,自私自利更加錦上添花.

      作者于 2018/9/28 11:49:00 的回復:

      未來早可預見?眼雖明不見其睫啊!

    • 2018/9/28 20:04:06 3
      那男生讓旁邊的老爺爺坐,老爺爺除了禮節外,心里是否在說,“孩子還是你坐,你是付了費的,我是白坐的,我站著舒服些!”?
      都梁記憶,本名黃家冰,字水平,男,武岡南鄉人,武岡一中高中肄業。命相學解釋為火命,所以名字中有冰和水。感謝這火命,燃燒了多余能量,才沒能力干更大的好事或者壞事!
    • 2018/10/1 10:22:03 1
      昨晚院子里有人請客喝酒,聽五路車業內人士說,”五路車站牌站點幾千萬費用被貪污挪用,站點的事暫時人去樓空!“難怪站牌是臨時站牌?
      都梁記憶,本名黃家冰,字水平,男,武岡南鄉人,武岡一中高中肄業。命相學解釋為火命,所以名字中有冰和水。感謝這火命,燃燒了多余能量,才沒能力干更大的好事或者壞事!
    • 2018/10/6 8:24:38 1
      我媽和我說過一次,她從石羊坐5路車去龍溪鋪我大姐家,人老了,有時犯糊涂,她問司機到了沒有,本來車還在黃木沖,司機就說到了,讓她下了車。這樣的司機,真是畜生生的,可能她家老人都死光了,所以不會關心老人。

    作者資料

    北京pk10技巧
  • <li id="sjy01"><ins id="sjy01"></ins></li>
    <li id="sjy01"></li>
  • <progress id="sjy01"><span id="sjy01"><object id="sjy01"></object></span></progress>
    <dl id="sjy01"></dl>
  • <li id="sjy01"></li>
    <div id="sjy01"></div>
  • <li id="sjy01"><ins id="sjy01"></ins></li>
    <li id="sjy01"></li>
  • <progress id="sjy01"><span id="sjy01"><object id="sjy01"></object></span></progress>
    <dl id="sjy01"></dl>
  • <li id="sjy01"></li>
    <div id="sjy01"></div>