• <li id="sjy01"><ins id="sjy01"></ins></li>
    <li id="sjy01"></li>
  • <progress id="sjy01"><span id="sjy01"><object id="sjy01"></object></span></progress>
    <dl id="sjy01"></dl>
  • <li id="sjy01"></li>
    <div id="sjy01"></div>

    國慶節酒話

    作者:都梁記憶 時間:2018/10/3 8:35:50 6900人參與 5 評論

    國慶節酒話


    國慶節酒話 

    都梁記憶∕圖文  


           前天晚上,院子里有人家辦喜事,賓客眾多,主人家的主要客人也是我的客人,主人家【舅】老表是我大伯的外孫。

           這些共同的客人,一見面就十分熱情問好拉手拍肩膀,盡管他們中有幾個年齡比我大。 飯桌上,喝酒吃菜杯筷交錯,無不禮節周到推心置腹。他們幾乎一致恭維我怎么怎么飽讀詩書,“有時間要專門聆聽和學習!”,本來不善飲,在這種環境中,并且沒飲酒,也醉了。 心想?既然要學習,就彼此學習,我讓外甥女婿加了微信,又與主人家妹婿加了微信,兩個人三方面“驗證許可“后,到現在,聊天記錄里只有一次表情招呼!

           想起加微信前的情景,管他倆關心不關心,評價不評價,發了《國慶節前話愛國》一文過去,36小時過去了,沒一個字回復?興許他倆看了,心里不高興?興許根本沒看。因為他倆都是軍人出身:一個是七十年代當兵,十年前就團級干部買斷退役的;一個是靠前者關系當了多年志愿兵,退伍后有安置卡,在市政府開公務車。


           寫本文時先立戒規:從此不與人面對面高談闊論,高談闊論到武岡人網談,因為那天晚上高談闊論,第二天也就是今天早晨,沒有吃早飯。  


           當時飯桌上,有這么多人洋我,我自吹自擂講了兩個話題。

           一、    計劃生育政策除了帶來男多女少的社會局面,最大功勞是發現了晚婚晚育優生優育這個道理。 "比方說你",我指著主人家女婿,就是在市政府開小車的,“你兒子個頭比你們要高,為什么?因為你們是30歲28歲才生下他。這個時候你們已經見多識廣,不論硬件軟件已經萬事俱備,你兒子比你們高是必然的,比你們能干也是必然的。這好比種包谷,莫要急不可耐將未成熟的棒子掰下來,留作明年的種子” 這個觀點迎合了主人及聽眾的胃口,搏得"滿堂彩。

           二、就是吃,我們五千年文化就是五千年饑餓,我們五千年封建暴政,都是饑餓釀成的。現在吃不完穿不盡了,還停留在吃的問題上,糾結不放,就不對了。社保醫保醫院,一系列社會貧窮,都是吃和關于吃的饑餓陰影造成的……

           第二個觀點敍述較抽象,聽眾興趣不大,一分鐘不到,我旁邊外甥女婿端酒杯與別人碰杯去了我也只好打住。


            本來這第二點我是有痛苦經歷的:

           去年3月發現有高血壓,并且高得可怕,當時以“眩暈癥疑擬“看過5位醫生,在人民醫院門診沒有關系沒有送禮,醫生就說“沒有腦蛋白水溶劑”?到現在我一直不相信,我隔三兩年就間歇發作眩暈癥,只要有水溶腦蛋白輸入液,半小時就能解除痛苦。但那次沒有禮物表示,人民醫院門診說沒有就沒有,往回有兩次發作,記得這種藥除了萬康醫院沒有外?人民醫院不可能沒有的:

           第一次,我在學校發病,打電話給在步行街廣樂餐廳打工的妻子,妻子過來了,陪我去了最近的萬康醫院。去之前,我先打女兒電話,要她問一下她在萬康醫院的同學,“萬康醫院有沒有腦蛋白水溶劑?”回說“有這種藥”,然后才到了萬康醫院,在掛號窗口又問了,“你們有腦蛋白水溶劑嗎?”掛號兼藥房回答“有”,于是掛了號。掛號費低至1元,等醫生詢問我病情后,他要我做這樣那樣檢查,當時我強忍痛苦,提足精神與醫生交流:  

           “醫生?我這病心里清楚的,不必給我做任何檢查,只要有這種藥,給我輸下去,就能立即解除問題的!”我這樣說是不明說“這樣做會花許多冤枉錢的” 

          “你做檢查,你又是有單位的人,做下檢查對你有好處!”

          “我是民辦學校,報銷不了的!”

          “只要用下去這種藥,就可以的”

          “……”


           萬康醫院醫生最后手一攤,很抱歉的樣子,說“對不起!我們沒有這種藥”。當時不知怎么,居然忍住沒向萬康醫院發脾氣?

           當與妻子走出萬康醫院,決定去人民醫院時,竟然有種“很對不起萬康醫院“的感覺?是女兒的同學又是朋友的女兒在萬康醫院做醫生嗎?  


           出了萬康醫院,在門口等2路公交,到了人民醫院時,是天快黑的時候。在門診掛了號,那個時候人民醫院現在啟用的最高房子已經施工了,老門診大樓已拆除,臨時門診在那邊紅房子里。當掛了號坐在醫生面前,匯報過病情后,這門診醫生例行公事一樣,準備開入院單讓我住院,妻子反應極快,說: 

              “哎!李醫生?我好像認得你一樣?”門診醫生抬頭一愣: 

              “你怎么認識我?” 

              “我在步行街廣樂餐廳打工兩年了,時不時看到你和院長他們過來吃飯”


           然后,這李醫生在我們請求下,開了腦蛋白水溶注射液,只花了200多元,1個多點小時簡單輸液后,痛苦解除了。第二天回家,是我從小認的親娘八十多歲去世出殯的日子,我一個人做了三個人的事情。

           廣樂餐廳經常做人民醫院員工快餐生意,因為飯香菜美價格相宜。 


           去年三月,這病又發作,一個人去了人民醫院。這次蔸里揣了包煙送給醫生,他收了我煙,居然說“沒有這種藥,只有腦蛋白口服片劑!”腦蛋白口服片劑沒有用。

           到現在我還懷疑,人民醫院連這種藥都沒有? 

          二十多年前發這種病的時候,可能這種藥國家還沒造出來?那一次在人民醫院住院一個多星期。


           十二年前在廣東中山大涌鎮,半夜發作這種病,撥"120"接到大涌醫院。值班醫生確診后馬上開藥,開藥后打電話給護士室,“這個病人請無論如何安排床位輸液!”

           為什么醫生要專門打電話通知護士,因為醫院病人太多,一般病人是坐著輸液,醫生知道這種病人的痛苦。

           

           十多年過去了,那天晚上在大涌鎮醫院的待遇,和躺著輸入腦蛋白水解溶劑后的舒服,后來讀到雪萊那句詩時,特別有感覺:

          “死是清涼夏夜,能讓人無憂地安眠!”


           后來我說起這個事,有同事說“這個藥武岡中醫院都有,但要熟人”,哎! 當時我將藥單子與發票復印,準備委托人起訴的。因為那一次,實在太痛苦!

           前天晚上講第二個問題時,沒講完,講到后來,人家不聽了,或裝做在聽。所以對比我大十歲的外甥郎,只有遺憾,“夾菜都要別人幫忙了,居然還吃那么多!”

           敢吃這么多?對于我來說,除非有政府免費醫療福利,否則不敢。


           大前年的清明節,我從長沙回家掃墓,順便到人民醫院看腸胃。當掛好專科(家)號就診時,才被告知“清明節腸胃專科醫師休假,三天后才上班”。

           第二天,朋友告訴我,他親外甥在人民醫院看腸胃專科,可以替我預約。我驚喜不已,準備好兩天后去就診,等到第三天到了人民醫院,我改變了主意。心里想,“今天我踏進這門,保不住沒病看成有病,小病看成大病,我的腸胃我清楚,就像我娘晚年,不能吃太油太辣太咸太飽,注意了這些,不需送錢給醫院的。”果然,我身體不舒服,我少進食多喝水盡量保持勞動運動,讓運動勞動消耗邪惡能量,將病體扶正再慢慢進補。所以,有些時候適度的懶,是身體發出本能的保護需要。


           二十多年的眩暈癥,是大腦勞累過度的后果。盡管如此,我還愿意勞動大腦,做些對社會有貢獻的文字工作,盡管沒有報酬甚至冒風險,還是愿意去做。

           在文字風險這問題上,我寧可被錯殺不肯自殺!  

           人說“頭發本是煩惱絲!”我的頭發因為煩惱提前蒼白。如果不染發,應該白發一半有多。累腦的人白發不禿頭,因為腦能量消耗大。頭腦簡單的人不累腦容易謝頂,大腦皮層容易堵塞不透氣,不透氣的頭皮才容易掉頭發。這種人怎樣避免不謝頂?控制營養大規模攝入。老話說“瘦田里的草肥田里的谷”,肥田不長草的,因為草賤。

           我這種“杞人憂天“者,就是討賤!


           饑餓記憶太深刻,總放不下今生所有,越是這樣越離開得早。 

           那么些夢想健康美麗的人,要求他們勞動,他們嫌勞動人民下賤;要他們節食清淡,節食又寒酸,心里荒得不行。高貴與貧賤已深入到了我們骨髓,任何時候都在蠢蠢欲動。

           清淡了,勞動了,機體才干凈正常,皮膚才健康美麗。鹽分糖分以及隱性鹽的味精,都是掠奪正常生命水分的,正常水分被吸收被中和了,所以皮膚干燥面色沉郁。但,如果身體健康正常了,沒有正常體力勞動去消耗,春心蕩漾了,又被倫理道德所約束!  


           關于隱性鹽概念及范疇,凡屬能中和吸收身體正常水分的,都是隱性鹽,包括甜辣咸香。反正,你吃了之后感覺馬上得喝水的東西,就有隱性鹽存在。

           小孩子為什么愛糖?他能量高產生多余的欲望唾液,只有以糖去中和。大人不愛糖而愛煙酒,是大人的欲望唾液,得以另外形式在中和催化。

           一個人無聊,不是在饑寒困頓中,而是“飽暖思淫欲”里。


           東西方文化差異有多大?我無法對普通人說清楚,我先說酒文化和朋友文化: 

           東方酒文化與朋友文化是分不開的,喝酒必須猜拳行令,三五成群甚至更多,所以東方人喝酒常常被罵做“發酒瘋”。  

           酒在東方文化是享受,用來享受的東西就是福,酒在西方文化中是懲罰,每個人生命中少不了懲罰。

           不管酒文化還是朋友文化,東方人喝酒時候唯恐朋友不多,唯恐不醉。等到酒醒人落泊,再多的朋友可能剩不下半個。

           西方人沒喝過這種酒么?喝過,人家早喝過了。所以西方人沒有朋友只有酒,西方人喝酒不要菜更不要佳肴。西方人喝酒就是因為郁悶,他們站在酒吧臺前,一杯一口悶,醉了就醒了,醒了就輕松了。心中的情只有酒能解釋!心中的情很多時候是罪孽,這種罪孽只有用酒撲滅或懲戒。花和尚魯智深本來很花的,因為酒,強行撲天心頭罪孽!  

           為什么我們的時代,如此說酒的壞話呢?這是溫馨文化統治的后果。 

           “孩子別哭給你塊糖”,大人的欲望唾液還能以糖中和么?不行了,大人老人對糖的分解吸收能力差了,用糖中和老人欲望,才是提前結束生命的方法。 除了酒還有煙文化,基本同理。


    gqj2.jpg

    gqj3.jpg

    gqj4.jpg


           當然,每個人的命運不同,生理自然不同。身體棒棒的,就能吃喝嫖賭,那些天性能吃喝嫖賭的人,你能過度罪責其道德人品么?把所有的人格標準統一化,這叫作計劃道德。我們曾經有過計劃經濟和計劃生育,后果怎么樣?在這方面,我們的達官貴人們:如果你們想為所欲為,那先不當官,否則為所欲為除了惡化家庭關系,還會攪擾社會秩序,你們不要拿公眾的金錢為自己謀享受,也給世界添麻煩。  

           社會公德是約束人性的,而人性基本上是獸性。


           關于我們的縱酒文化,我記得這么一句老話,“喝酒圖醉放債圖利!” 我深刻理解這句話: 

           不想醉喝酒干嘛?有些人一句話悶在心里一輩子,這種人最不健康。如果借酒醉了,與酒一吐為快,或以“我自癲狂,眾人皆醉我獨醒!”的豪邁喧泄出來,酒是癲狂之藥,確實,借短暫癲狂發百年郁結。你去看,乙肝病人一般是郁悶性格。當郁悶日久就如堆薪集木,這個時候,千萬不要以酒去滅火了。

           高血壓患者,如果原來是喝酒的,不要完全停酒服降壓藥,適當喝酒以利情緒不滯,血液自然通暢,而后再慢慢清淡飲食。美酒佳肴不能匹配的,美酒佳肴等于“美女配才子”,好景不長。它們沒有生存的危機,好不長久的!腸胃在美酒佳肴作用下,慢慢失去正常生存能力。糖尿病稱為不死的癌癥, 因為蛋白質糖類獲取太容易,然后吸收機制被“懶”死。

          沒有危機的危機,才是最深重的危機。


           放債圖利!放債不圖利放什么債?放債者不打緊,害了欠債者。放債者不圖利,借債者巴不得不收本。放債不圖利讓借債者越借越懶,越懶越窮,越窮越不講理。  

           有一位叫“公家銀行”的人,將別人的錢,存在自己的錢莊里,然后關上門恣意往錢里“孱水”,把別人的錢“稀釋”后貌似富裕了,拿稀釋出來的錢給懶鬼,收買懶人,美其名曰“和諧世界”。等著看,懶鬼越懶的時候,勞動人民的財富又是“剝削來的“了。“這社會得重新洗牌”,懶鬼們要求。


           哎!國慶節,用自己的時間憂天下事,得不到贊賞之外,還會添麻煩。

           前天晚上當時,對三位公務員親戚講這些,要么不吱聲要么答非所問。 曲終人散時,一個在某鎮水利管理站的親戚講,“現在每個鄉鎮要成立一個十多人的綜合治安分隊,應不應該改行去那里?”

           他提問后十秒鐘內沒人吭聲,我又忍不住,“那東西是個政治產物,不要去,管好你老本行就行” 

           “這社會老百姓不會造反的,好吃好喝太平盛世,擔心的是太多男人娶不到老婆成不了家,盡量讓他們的男女生活合法化,到時候爺爺奶奶父母管不了的,你還以為政府能管得了?以前的社會和諧是家人管好的,當孫子兒子不務正業時,爺爺奶奶管父母管,因為父母爺爺奶奶辛辛苦苦攢下的家產,指望他們去繼承。如果家沒家,誰能管?誰聽管?當他們夜不歸宿時,政府能將他們關起來嗎?” 

           “也好!現在的人想得開了,當計劃生育的罰款在以社會撫養費名義征收時,年輕人已經放棄結婚生育的觀念了。是不是又有“不生少生要罰款”呢?年輕人已經看穿看透了,“自己不如人家,生了兒女又不如人家,不如不生”


    gqj1.jpg


           我寫文章也看穿了,雖然人網看得起作推薦發表,每篇文章我自己評論,我知道看得懂的不會評,因為文章戳到了痛處;怕惹禍的還幸災樂禍,當看客。所以我自己安慰,自己評價,其中第一條千篇一律: 

           “謝謝關注!你的關注是我寫作的動力。打賞不打賞都能理解:2006年諾貝爾文學獎得主獲獎感言有:在這貧窮的國度寫詩作文是不能謀生的!我也對我的學生說過:為什么世界上稱文學家為作家?因為文學家造就的精神大夏才是最偉大的建筑!”


            中國的文化人,李國文多次撰文“中國文人非正常死亡”!

           曹雪芹苦心孤詣寫成的《紅樓夢》,后人不但不付知識產權費,他血淚文字傾訴的道理,后代借鑒了嗎? 

           蒲松齡《聊齋志異》自己作序,“驚霜寒雀抱樹無溫,吊月秋蟲偎欄自熱。知我者,其在青林黑松間乎!”

           路遙寫成長篇《人生》時,生命已至盡頭,他還等著功成名就哩!他希望的人生停留在43歲!也許,他43歲抵過平庸100歲不止。為此,我撰文《明知路遙》發在人網,有多少人看了?

           現在,我不長篇大論,我不會長篇大論。長篇大論在現在的時代,是個貶義詞了!紅極幾十年的評論文學家李敖大師去世后,這個世界暫時沒了“說真話說直話說狠話”的文化人。所以網頁上看到“余秋雨李敖莫言誰偉大”的時候,李敖應該排第一!不是他本事,而是促成他的那個也算半民主的社會環境!


           因為前天晚上吃飯的事情,引發寫作沖動,是想借吃喝話題,戳一下死穴,激活沉疴的生命。就像那親戚:血液血管精髓什么都變了,手都摸不穩筷子,還在使勁往身體里輸送鹽份脂肪蛋白質,自身再造是不可能了,只得以透析方式將貪進去的東西掏出來,茍延殘喘。


          前不久,與一個獸醫兼開飼料店的朋友開玩笑,“到底豬吃了飼料聰明,還是愚蠢些?”朋友笑而不語。 

           “應該是越吃越呆:記得那個時候剛剛發展瘦肉型豬,沒有幾家有錢喂飼料,那豬崽,從捉回來喂到100斤之前,總是關不住,豬欄板攢起天高,飛得起。后來喂飼料了,飼料里有魚粉蛋白質還有鹽,吃的時候那個爽!吃飽以后,真的睡得像死豬。然后,豬的壽命短了許多”


           前年,在東莞石龍,進過一次日本料理店。花了很貴的價值,吃了很不值的蔬菜日本青酒等,然后懂了“日本人飲食清淡,生活簡潔“文化。


           我們的身體從哪里來必定回哪里去,父母生養我生命時是什么生活標準,我們一輩子不能僭越的。


           同樣在東莞石龍,我進了一次“雨花齋”免費素食館。 雨花齋素食館座落在當街二樓,從窄逼的一樓門口進入,門口義工服務員會向你鞠躬,并且彬彬有禮右手起式:“歡迎回家!”上到二樓,餐廳里桌椅整齊,食客滿滿但鴉雀無聲。我自已盛好飯,打菜有人幫我。當我端了飯菜四下張望時,我四下張望的目光都有點打擾到別人。我選定左前方十米遠一空位,坐下來時,四人的條桌就我們兩人,那人是位八十歲以上的老者,他看到我選擇與他同桌,只揚了一下頭,來不及讓我看清他眼里的內容,又低頭吃飯去。我比他年輕多了,自然飯菜很快被吃下去,當碗里半粒米飯都沒剩下時,我被啟發性地發現沒有打湯?因為老者面前有碗湯。我不加多想,提起桌上的開水壺,倒了開水浪了浪剛用過的飯碗,三口五口就將自己的“洗碗水”喝下去,然后將碗筷送至洗漱臺,小心翼翼離開了。洗漱臺等所有工作人員全是義工。

           放眼當今,不是所有人進得了雨花齋的。雨花齋?因為,能將雨點濺起的樣子看成花朵的人,并不多。

           素食素養?當我們的生命大病初愈,醫家告訴我們“熬些粥喝”;當我們的精神墜落無法自拔時,監獄的安靜工場,才是有利于靈魂休息的地方!  

           我們每天,我們的身體心理被一種火熱的情緒所左右,無法自拔,唯有不斷以辣椒花椒檳榔烈酒陪伴,那火氣更高能量更足的膻腥山珍海味,我們的食道腸胃才會”高興“接受。 


           本文初稿完成時,是中午兩點半,這個時候還沒做午飯。院子里響起賣小吃的電喇叭吆喝聲,響亮又嘈雜,“包子油條粉面小籠包”,煩死了!文章暫時寫不下去了,弄飯吃了再說。前天吃了兩次酒席,大前天妻子回來炒了5斤的血醬鴨,這兩天吃得多,怕浪費,沒吃完的早晨已狠心倒掉,但還是吃得多:

           以前一家人五六口,還來了客人,那么多人吃一只鴨,吃了還那么重體力勞動,流了那么多汗。現在吃得多,得自己調劑自己了!照道理應該喝水,一粒飯也不要吃,才是對的。要不又沒有免費醫療,多吃豈不是自尋死路。  


           這么多年,同齡50多歲的人,有的離去了,有的坐到了輪椅上,他們中有些因為有免費醫療福利,或者兒女成器很早,或者父母庇蔭。以上這些,我一行沒有!  

           經常想著住醫院的人,要么因為糊涂,要么因為有錢; 總不住院的人,要么因為清醒,要么因為貧窮。原來貧窮才清醒? 

          “君子固窮,小人窮斯濫矣!”君子任何時候安于窮困,小人因貧窮而泛濫德行。 

          “貧賤夫妻百事哀!”貧可以,不要賤,貧不會久的。


           昨天有人在微信里轉發鏈接,是一篇圖文并茂,讓農民高興的十多條惠農新政策發布,今天早晨就刪除下架了。其中一條是全民享受免費醫療,還有集體社會養老,刪貼者也許是發貼者?  


           勞心傷神這么久,就為了講清這個事,擾了各位心情么?



     2018.10.01于武岡【約7500字】

    0
    感謝鼓勵,多謝打賞!

    1人打賞

    相關鏈接:  http://www.53383197.com/WenXue/2006269468.html
    分享到:
    資訊上傳:都梁記憶     責任編輯:武岡人網   

    網友評論

    網友評論不代表武岡人網立場哦!請文明發言,非法字段將自動顯示成星號(*)

    5條評論

    還沒登錄,馬上登錄! 登錄立即注冊
    請登錄
    熱門評論
    • 2018/10/3 9:13:02 6
      謝謝關注!你的關注是我寫作的動力。打賞不打賞我都能理解:2006年諾貝爾文學獎得主獲獎感言說過,“在這貧窮的國度,寫詩作文是不能謀生的!”我也對學生說,“為什么稱文學家為作家?因為文學家造就的精神大夏才是偉大的建筑!”
      都梁記憶,本名黃家冰,字水平,男,武岡南鄉人,武岡一中高中肄業。命相學解釋為火命,所以名字中有冰和水。感謝這火命,燃燒了多余能量,才沒能力干更大的好事或者壞事!
    • 2018/10/3 16:18:50 1
      茶余飯后,看黃老師說當今社會之世態炎涼。

      作者于 2018/10/3 22:03:06 的回復:

      “愛上紅酒”,等于背離傳統了!故土難離,離開了未必不是好事。不想民主的人,常常拿傳統,祖宗,故鄉說事。

    • 2018/10/3 22:43:11 5
      能跟我學會在不公平的社會維權,在吃不完的條件下學會養生,是寫作本文的目的。
      都梁記憶,本名黃家冰,字水平,男,武岡南鄉人,武岡一中高中肄業。命相學解釋為火命,所以名字中有冰和水。感謝這火命,燃燒了多余能量,才沒能力干更大的好事或者壞事!
    • 2018/10/6 8:55:27 2
      都梁臺寫的文字娓娓道來,讓人很是賞受。若再提煉,便是更好的文章。

      作者于 2018/10/6 17:07:01 的回復:

      古樸粗獷原始,時間不夠,在于真誠。

    • 2018/10/6 17:51:37 1
      秋一說的對,作者的文字略顯拖沓,不夠簡潔。黃兄見諒,你我是同齡人。

      作者于 2018/10/7 6:25:37 的回復:

      謝謝提醒!每篇文章發表后仍在努力修改,直至一個標點符號。關于文字簡潔的問題,我是這樣想的:教學外國文學比如馬克思文章時,他的句子也“冗長”,但內涵豐富。老舍朱自清等中國名家,雖然語言簡潔,但內涵有限。既簡單又內涵的句子可以是可遇而不可求的!從閱讀方面,當然是短句“松氣”些。

      都梁渝州路漫漫,夢回故園情悠悠。

    作者資料

    北京pk10技巧
  • <li id="sjy01"><ins id="sjy01"></ins></li>
    <li id="sjy01"></li>
  • <progress id="sjy01"><span id="sjy01"><object id="sjy01"></object></span></progress>
    <dl id="sjy01"></dl>
  • <li id="sjy01"></li>
    <div id="sjy01"></div>
  • <li id="sjy01"><ins id="sjy01"></ins></li>
    <li id="sjy01"></li>
  • <progress id="sjy01"><span id="sjy01"><object id="sjy01"></object></span></progress>
    <dl id="sjy01"></dl>
  • <li id="sjy01"></li>
    <div id="sjy01"></div>